今年6月1日起,国家取消部分底价药最高零

哪个也不想看到药价疯涨,但也不要闻涨色变。对于一些药价的调整需要追根溯源,知道涨价的真实缘由,到底是角逐结果,还是垄断使然?到底是“恢复性反弹”,还是“报复性猛涨”?不管怎么样,不可以因此否定改革。有必要看到,目前出现的部分药品价格疯涨,还是由于改革不够――在一些方面考虑得不够健全,改革推进得不够彻底。而要解决这部分问题,需要深化改革,继续向改革要出路。

有必要剖析,目前医药市场,到底是出现了常见的疯涨,还是个别的疯涨?就现在来看,恐怕还不可以说是常见上涨,媒体在报道用词上也是小心选择了“部分”。还有必要剖析,导致药价疯涨是什么原因到底是什么,是由于过去长期价格倒挂,目前“恢复性反弹”,还是由于医企合谋,一同推进了“报复性涨价”,以至于超越了国家规定的涨幅范围?若是由于前者,只能选择同意,由于在商言商,非常难指望一款药品长期倒挂,这不符合市场规律,也不符合道德情操。而且价格扭曲,容易带来市场变形。

没千篇一律的问题,也没一劳永逸的改革。旧的问题解决了,新的问题又会产生。目前出现的药价疯涨问题再一次说明了,“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,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”。但需要认识到,现在的问题是进程中的问题,并非改革本身的问题,更不可以去“大胆的假设”,觉得当初不改革就没有目前的问题了。想想过去“一限就死”,有的便宜药“换装重生”,这部分问题难道逊色吗?

问题是年代的声音,也是改革的信号。提到过去的医药市场,大家第一印象就是行政干涉过多,以至于跟已经市场化的药品科研、生产、流通、用等发生矛盾,出现了很多扭曲的现象。譬如说一些便宜药“有价无货”,说起来价格不高,但根本就买不到。“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用途”,适用于所有市场,自然也包括医药市场。这一背景下,药价放开,应运而生。

当初推行药价改革,最大的一个担忧,就是会出现药价疯涨,加剧“看病贵”。想不到一语成谶,出现这种情况,是哪个也想不到的。但即使这样,也不要把板子全打在改革身上,更不要怀疑否定当初的改革。

今年6月1日起,国家取消部分底价药最高零价格,初衷是提高药企生产底价药的积极性、减轻患者用高价药的负担。“松绑”五个月了,媒体走访广州场发现,“松绑”过后底价药价格应声上涨,涨价少则几倍,多达上百倍。医院药店采购职员喊“采购难”,想买一种药,药厂价格贵的不敢选,价格实惠的又抢不到。患者也有了新烦恼,药价疯涨,病人被迫换药。

更有必要追问,假如存在不正常涨价,有没规范救济,进行必要的干涉和纠偏?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朱恒鹏表示,药价只须没超越国家规定的涨幅范围则是合理,“假如药厂涨价太猛,可以通过政府提供的投诉途径申诉、解决。”这就体现了规范救济。这是已有些。从将来看,能否打造跨医院、跨区域的储备规范,达成便宜药、特效药的集中储存?能否对一些便宜药和特效药实行肯定的照顾,从资金和政策上给予补助和支持,增加药厂生产的积极性?而这所有,显然是深化改革的内容。